欢迎访问中国都市新闻网官方网站!欢迎投稿402198961@qq.com!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艺术先锋
行业观察 经济新闻
热点事件 体育新闻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业观察 都市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产业
海外之声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名人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法治生活 >

父母逼14岁儿子跳摔碰瓷近20次 专讹老人残疾人

时间: 2017-11-07 19:54 来源:成都商报

  

 

  小金的父母已被警方刑拘

  

 

  父母被刑拘后,小金和妹妹暂时被委托给学校照顾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狠心父母逼儿子假摔碰瓷”调查

  碰瓷:近20次

  获利:1.3万元

  对象:老人、残疾人

  14岁少年小金仍记得自己第一次碰瓷的画面:三轮车开到一条路上,颠簸得很厉害,爸爸拍拍他的肩膀说“快到了”,这是爸爸教给他的暗号,意思是此时必须跳车,“我犹豫了一会,不敢跳,父亲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着我,我眼睛一闭,鼓起勇气跳了下去……”

  “世界上竟有这样的父母!带孩子跳车碰瓷,多达近20次,身上多处擦伤、颅骨骨折,还是不肯放过!”10月28日,浙江宁波公安局福明派出所所长的朋友圈,让一则“狠心父母逼儿子跳摔碰瓷”的新闻浮出水面,而当事一家四口均为四川宜宾人。

  连日来,成都商报记者奔赴宜宾、台州、宁波三地调查,还原出这个家庭多次碰瓷的背后真相,以及14岁少年的无奈心声……

  碰瓷

  一次三轮车事故 牵出“碰瓷一家人”

  10月28日,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福明派出所破获一起碰瓷案件:警方挡获来自四川宜宾的一家四口,碰瓷的主角是14岁少年小金。得知小金被父母胁迫多次碰瓷、颅骨骨折未进行有效治疗,派出所所长林烜在朋友圈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当天下午,宁波火车南站,一名40来岁的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坐上了残疾人老黄的三轮车,目的地是宁波汽车东站。三轮车行至新河路段时,妇女突然大声叫喊老黄停车。此时,坐在后面的男孩双手捂头直喊痛,老黄有点懵。“你车开得不好,我儿子头的被撞伤了。”妇女对老黄说:“你必须带他去医院检查。”

  老黄跑三轮多年,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因为自己是残疾人,收入并不高,突然赔偿一笔医疗费让他有些心痛,于是出于本能地猜测:“这家人是不是敲竹杠?”老黄不动声色调转车头,将乘客拉回宁波南站并报警。得知老黄报了警,妇女有些急,打电话叫来一名40多岁的男子。男子自称是孩子父亲,让老黄先送孩子去医院。

  “怎么又是你们?”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双方争执不下,围观者越来越多,同样身为残疾人的三轮司机陈师傅突然认出,中年男子和孩子正是20天前在自己车上被“碰伤”的那对父子。

  听陈师傅一说,围观的三轮司机们将这家人围住,准备交给警察。中年男子远远看到警察走来,撒腿跑了。为查清情况,辖区福明派出所民警将老黄和中年妇女母子三人带回派出所调查。

  反抗

  多次被逼出门碰瓷 孩子一度逃回老家

  根据老黄和陈师傅的讲述,警方初步判断这家人有碰瓷诈骗嫌疑,并很快找到另一名受害人:67岁的三轮司机老陈。警方很快查明,被挡获的四人系一家人。男子罗某勇,44岁;妻子刘某芬,39岁。夫妻俩是四川宜宾某县的农民,小学文化,在浙江打工多年。“碰瓷”主角小金是罗某勇的儿子,今年14岁,在紧邻宁波的台州某学校读七年级;女儿小兰9岁,读小学三年级。一家人暂住在台州临海的出租房,刘某芬在临海某工厂打工,罗某勇则无固定职业。面对警察,小金很快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他们一家就是专门到宁波碰瓷讹钱的。“如果我不出来碰瓷,他们就要打我。”小金的讲述让民警们又惊又怒。

  小金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第一次碰瓷”。那是2016年8月下旬,学校快开学了,但家里似乎没钱。父母商量好,让父亲带着小金和妹妹,在临海汽车站寻找三轮司机下手,让小金在路上跳车讹钱。“三轮车开到临海市唐里村的一条路上时,车子颠簸得很厉害。爸爸拍拍我的肩膀说‘快到了’。”小金说,这是出发前父亲教给他的暗号,意思是他必须此时跳车。“我犹豫了一会,不敢跳,父亲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着我。”小金担心挨打,眼睛一闭,鼓起勇气跳了下去。随后,父亲第一次拿到了司机赔付的1000元现金。

  此后不到半年,罗某勇夫妻经常带着小金兄妹俩去碰瓷。今年3月,小金不堪忍受,偷拿了父亲930元钱,独自坐车回到老家。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在乡下和奶奶相依为命,没有打骂,没有碰瓷,那段时间过得最开心。

  好景不长。今年8月初,父母打电话给奶奶,说小金该念初中了,必须回临海参加小升初考试,还承诺不再打他,也不叫他去碰瓷。但回到临海没多久,父母再次以家里没钱为由,让兄妹俩出去碰瓷。今年8月20日,小金又被父母逼迫出门碰瓷,这次父母拿到1000元,他却摔成骨折。“爸爸妈妈说,颅骨骨折是个好机会,多做几次。”据小金回忆和罗某勇夫妻交待,他们一家先后碰瓷近20次,涉案金额13000多元。

  家庭

  老家在偏远小山村 父亲“从小就是个混混”

  小金的父亲——44岁的罗某勇,家在宜宾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当地绝大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罗某勇是家里的“幺儿”,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小金的奶奶唐泽芬已77岁,此前不慎跌倒致右臂骨折,至今还缠着绷带。

  罗某勇的哥哥罗洪书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幺兄弟”从小就是个混混,没文化也没本事。按农村习俗,父母本来是跟着罗某勇生活,但罗某勇夫妻2004年起外出打工,谁也不知道他在外干什么,也很少拿钱回家。“父亲几年前重病不起,我们只好将父亲接过来照料,直到他去世。”罗洪书抱怨说,母亲摔倒后欠着医药费,罗某勇也不拿钱回家,老母亲的生活又只能由他照顾。听到大儿子抱怨“幺儿”,唐泽芬不大乐意。“他对我好,他过年回来拿了钱给我。”唐泽芬说,罗某勇在外累得可怜,打工辛苦,对自己有孝心,她不希望拖累小儿子。

  73岁的罗宏尧既是罗某勇的堂哥,也是村里的干部。听说罗某勇夫妻碰瓷被抓,罗宏尧直摇头叹气,“两个娃儿可咋办?可怜啊!”罗宏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罗某勇从小就不听话,经常给家里惹事,遇事也不讲理,还打伤过自己。但得知罗某勇夫妻可能坐牢,他又显得非常焦虑,摸黑去找村里开了证明,恳求成都商报记者带给宁波警方。

  老家的亲人和村组干部介绍,小金在爷爷去世前,曾在老家念了两年书,跟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几年前爷爷去世,奶奶年纪大了照顾不了他,他才被父母接到了浙江台州。妹妹小兰出生在台州,至今只回过两次老家。

  未来

  兄妹俩暂委托学校照顾 他只想回老家陪奶奶……

  10月30日,警方将小金兄妹送回了临海的学校。“他们的父母因涉嫌犯罪被刑拘,两个孩子的照管问题让我们揪心。”福明派出所所长林烜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把孩子送回学校,委托学校照顾他们一个月。根据刑诉法规定,罗某勇夫妻案子的走向,一个月内基本可见分晓。

  成都商报记者赶到小金所在的学校时,兄妹俩刚吃过早饭不久。周末学校放假,所有孩子都返家了,只有小金和妹妹留在学校。小金把自己关在学校宿舍内打手机游戏,妹妹则独自在房间发呆,偶尔跑过来轻轻推开哥哥的房门。

  小金一家租住在距学校几百米远的一个小村庄,这里聚集着数千名打工者。小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两年,父亲一直没有上班,天天在附近茶馆打牌。母亲刘某芬则在工厂上班,每月挣3000多元,全部交给父亲。“我和妈妈每天凌晨5点多起床,为省钱就不吃早饭。”小金说,他除了上学,每天早上会骑电瓶车把妈妈送到工厂,下午放学又去接妈妈。他还要比其他同学更早到学校,因为他是班上的语文科代表,在同学们赶到学校之前,他要把当天早读的课文准备好,还要提前朗读好几遍,以免在领读时出错。小金所在学校蒋校长和班主任肖世龙均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小金从开学到现在,平时表现都不错。”肖世龙说,小金的学习积极性高。

  小金得知警方把自己和妹妹委托给学校照顾一个月后,打算一个月后无论父母回不回来,他都要回老家。“我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她现在知道我爸爸在外诈骗钱财,我担心她受不了。”小金说,回家一是可以照顾奶奶;二是读书不收学费更省钱;三是可以远离父母,不再被迫参与“碰瓷”,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文中小金、小兰均为化名)

  对话小金

  对爸妈谈不上恨

  伤心时 会悄悄哭一下

  多次碰瓷 没一次是自愿的

  成都商报:为什么会去碰瓷?

  小金:不是我要去,是爸爸妈妈逼着我去的。我要是不去,他们就要骂我,打我。这么多次碰瓷,我没有一次是愿意的。

  成都商报:那么多次跳车怕不怕?有没有受伤过?

  小金:我们碰瓷的三轮车,都是机动三轮,跑得很快,所以非常吓人,怕得不行,但他们逼着我,不得不跳;每次跳车,总会擦伤划伤,再轻也会把身上弄痛。今年8月20日那次,我跳下去摔倒了,后脑勺着地,颅骨骨折。

  成都商报:骨折一直没治疗么?

  小金:当天检查结果出来,医生就让住院。可赔钱那个人刚走,爸爸就非让我出院,然后在小诊所输液花了两百多元。当时我痛得不行,一直吐。现在虽然不痛不吐了,但是如果睡硬枕头,还是会痛。

  成都商报:后悔吗?

  小金:从来都不是自愿的,每次碰瓷后我心里都像针扎一样,内心充满不安和愧疚。第一次碰瓷,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个年近七十岁的老人、残疾人,头发花白。父母碰瓷的对象都是残疾人、老年人,都是跟我家条件差不多的。但爸爸总说,这世上只有我们才是穷人,别人都有钱。

  曾想举报父母,最后放弃

  成都商报:爸爸妈妈谁最爱你?

  小金:最爱?都没有吧,他们最爱的是妹妹。我做错了事,他们当然打我骂我;但是妹妹做错事,他们同样打我骂我。

  成都商报:家里生活怎么样?

  小金:爸爸这两年什么都不做,就是打牌,每天从早上打到晚上;妈妈,在工厂上班,工资全部都要交给爸爸。家里有时三四天吃顿肉,有时候两三天吃顿肉,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算不算好。

  成都商报:爸爸妈妈这样做,你觉得对吗?

  小金:碰瓷吗?当然不对!头两次碰瓷时,我一直想去派出所举报他们。但他们毕竟是我的爸爸妈妈,我最后还是放弃了。今年8月那次摔破颅骨后,他们奖励了我一个新手机,我就更没想过要主动举报了。但是,我知道他们迟早要被抓。

  回家种田,可以养活我和奶奶

  成都商报:你恨他们吗?

  小金:谈不上恨,伤心的时候,我会悄悄哭一下,过两天就好了。我从来没有把心里话跟别人讲过,只是在11岁时,他们打骂我,不喜欢我,喜欢妹妹,我在日记上写了一次,这是唯一一次。

  成都商报:为什么非要回老家?

  小金:我们家有地,可以种粮食种菜,可以养鸡养鸭,都能卖钱;我还能上山挖草药、野菜,去田里摸螺蛳、抓小龙虾卖钱,养活我和奶奶应该没问题,大不了少吃肉多吃菜。这世上,唯一爱我的就只有奶奶了,她不会打我,不会骂我,我在老家自由自在,很开心,那里才是我的天堂。再说了,奶奶老了、病了,需要人照顾。我爸爸不孝,没尽到责任,让奶奶在乡下抬不起头,我可以弥补奶奶的遗憾。

(责任编辑:游山浪子)


    免责声明:中国都市新闻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 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都市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 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 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及时与中国都市新闻网联系402198961@qq.com,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商务洽谈 | 工作人员 | 版权声明 | 删帖公示 | 服务协议 | 查询系统 |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都市新闻网 。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中国都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
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Copyright©2016 中国都市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号:鲁ICP备15006490号-1 公安备案号37050202370536 法律顾问:吕洪利 执业证号:13701201010222975
 技术支持:合肥迷城网络

合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