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都市新闻网官方网站!欢迎投稿402198961@qq.com!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艺术先锋
行业观察 经济新闻
热点事件 体育新闻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业观察 都市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产业
海外之声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名人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艺术先锋 >

踏雪登长城

时间: 2018-04-24 13:15 来源:中国都市新闻网
                                文孝男
            
        很少有人能在下雪天登上八达岭长城,我却有机会例外,成为踏雪登长城的幸运者。
        1988年冬,一次出差山东途经北京,有十几个小时转车的空档,当我转悠在北京火车站广场,寻思着如何打发这档时间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京腔京韵男女混合的“长城嘞”“上长城嘞”的吆喝声,定神眼前有许多小面包车停在广场边,车前玻璃上的小牌子写着“火车站至八达岭长城”,原来是最有名最有北京特色的“面的”。经过大家七嘴八舌商量,觉得去八达岭登长城是个好主意,“不到长城非好汉”是一直萌在自己心里的夙愿,最后我们包了一辆“面的”。
            
        车朝着八达岭方向行驶,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好好的晴天,车窗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鹅毛大雪,随着八达岭的抵近,雪是下得越来越大。不出一小时,车已到达长城脚下的停车场。打开车门,外面已是白皑皑一片,视线所及的地方都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雪绒袄子。我们鱼贯而下时,女导游一句“可能不让上长城了”的话,伴夹着冰凉的北风,让大家顿时从体外凉到了体内。有位广东朋友脱口便说:“那系要退钱得啦”。导游太理解我们有些失落的心情,小跑着四处交涉,当她笑盈盈回来时,边跑边说:还好,大家真是幸运,管理员同意你们为今天最后一批登长城的客人。
            
        初登长城格外兴奋。一踏入长城,我便是急步向上攀登,尽管穿了很多还外加军大衣和背囊,并没有影响我一口气完成游步路程的登走。每登上一个平台都会捧雪向天洒,每到达一个烽火台都会对着远方大喊。有时会从城墙内侧平整的坡段向下滑,像小朋友坐溜溜板;有时会用手触摸着城墙的砖块,像抚摸未曾谋面的亲人;有时还会把头探入垛口、射孔看个究竟,像刘姥姥在瞧大观园;当我顺利地登上八达岭长城最陡也是最出镜的那段梯阶时,已经气喘嘘嘘有些狼狈的我,激动地趴在长城的地面,脸紧紧地贴在秦砖上。一路攀登不觉得冷、不觉得累、不觉地羞,也没顾得上雪还在下、路很滑、坡很不好爬。原本想在不同的景点分别拍些留念照,因为下雪,沿途的几处照相摊点,只留下了“不到长城非好汉”、“长城留念”的牌子,师傅们或许在雪刚下时候已经下了山,只好在那天唯一的照相摊点上拍了一张纪念照。后来老婆看了这张照片的评价是:好像从林海雪原走来的一位胡子兵,身上透着一股豪气、还有一些匪气。
            
        长城的雪景很是迷人。放眼全景白余茫茫,山上山下、墙里墙外都覆盖着厚厚的雪层,树枝、墙体,土坡、山石,电杆、铁塔被附着的雪呈现出明显的阴阳对比,好似一幅木刻画卷。雪中城墙的垛砖上加砌了一层白色的帽子,远远望去两条白色的墙沿蜿蜒于山脊,犹如两条并驾齐驱的玉龙在雪中戏耍。山坳处、当风口已着地的绒雪被北风再次扬向空中,似乎它们还想回到天空,当它们和下飘的雪花拥抱时,似乎又是以先到者的姿态对新来者表达出一种大地式的欢迎,那下飘与上扬的雪花互相追逐、互相窜舞、互相盘旋,犹如久别的姐妹重逢时那种欣喜。城墙内身着不同颜色服装的人们上下穿行,以雪白为主色调,红的、粉红的,青的、藏青的,蓝的、深蓝的,黄的、土黄的多种色彩星布长城内域,在人流划过之际,形成了一道彩虹雪景。步道上的那层雪,被游人踩出了深浅不一、大小不等、方向不同的鞋印,从那些完整而清晰的印痕,便可知踏雪者的小心翼翼和于心不忍,连同自己都有恨不得身轻如燕踏雪无痕的心悸。在最高峰火台旁的平地上,有一群人在堆雪人。没人号召、没人组织、没人强迫,互不相识的人们协作的很卖力、很顺溜。有人扫雪、有人运雪、有人堆雪、有人培雪。运雪的有用手捧的、有用帽子装的、有用围巾提的;培雪的有用手拍的、有用脚护的、也有用包包压的。不一会儿,一座半人高的雪人便堆好了,滚滚的身坐,壮壮的身躯,大大的脑壳,高高的鼻子。有人把棉帽戴在了雪人头上,有人把眼镜借给了雪人,有人给雪人系上了一条红色的围脖,有人将手杖放到了雪人的手旁,把雪人打扮成了圣洁的模样。
            
        站在长城上看着飞舞的雪花,我的思绪不禁随雪飞扬。远看绵恒起伏望不到尽头的长城,想到了李白的“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近看熙熙攘攘上下穿梭的游客,想到了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再看孓身一人独自登长城的自己,想到的是王维那句“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真正把长城写出历史性、写出人民性、写出民族性、写出世界性的,还是伟人毛泽东的那首《沁园春·雪》。那样的视角只有从太空俯瞰地球的人才能透视到的长城全景;那样的气势只有纵惯五千年文化精粹的人才能抒发的长城波澜;那样的豪迈只有揽抱三川五岳的人才能聚集的长城力量;那样的坚定只有心装四万万民众命运的人才能推动的长城崛起。
            
        长城作为几千年来人们用智慧和苦难修砌的文化图腾,它的综合价值是先人们都不曾想到的。军事价值随着当年努尔哈赤率清兵入关尤其是现代军事陆空一体战的推行而逐渐被削弱。史学、美学价值随着国家重点文物和世界文化遗产的确立而引来世人更多的关注与研究。文化价值与日俱增,作为一种符号沁入到了炎黄子孙的DNA,嵌入到了华夏山河的背脊,成为了护佑国泰民安的一条巨龙。这正是:千年垒汉史华夏存雄关,一役留遗址苍龙护河山。
            
        吟不完的史诗,思不尽的往事。望着登临者呼吸吐出的雾气,仿佛看到了从春秋战国到新中国几千年来,发生在长城之域历次的烽火硝烟,数念着有多少英雄豪杰建功长城内外;听着攀登者踏雪咔吱作响的声音,仿佛听到了从秦统六国到抗战胜利全国解放几千年中,奔腾于长城之域的战马蹄声,多少次金戈铁马鏖战的厮杀声不绝于耳;从北风呼呼的声音中,仿佛听到了历代劳工苦役劳动号子的声音还有古时无数孟姜女哭长城的泣泣声;从有幸踏雪登长城者的欢乐声中,感悟到了“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所蕴含的道理,仿佛感到孕育美好生活的春风正吹向大地吹向人间。
        在长城上凝神观赏漫天的白雪,感受到的是大自然迎接春天的舞步;和跳跃的雪花一块拥抱长城,看到的是一条正在腾飞的玉龙。
 
                                1989年1月16日初稿
                                2015年3月10日修改


      作者简介
        文孝男,1963年4月出生,湖南攸县籍,军旅30年,现任中共湘潭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曾在《解放军报》《湖南日报》《湖南文学》《新湘评论》等多次发表文章

(责任编辑:网站编辑)


    免责声明:中国都市新闻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 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都市新闻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 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 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及时与中国都市新闻网联系402198961@qq.com,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商务洽谈 | 工作人员 | 版权声明 | 删帖公示 | 服务协议 | 查询系统 |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都市新闻网 。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中国都市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
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世界新媒体大会-中国都市新闻网
Copyright©2016 中国都市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号:鲁ICP备15006490号-1 公安备案号37050202370536 法律顾问:吕洪利 执业证号:13701201010222975
 技术支持:合肥迷城网络

合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