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都市网官方网站!欢迎投稿402198961@qq.com!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名企聚焦 艺术先锋
行业观察 艺术人生
热点事件 体育动态
教育信息 名企人物
企业观察 都市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公益精粹 文化产业
海外之声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名人访谈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产业 >

湘西散人王一丁:【父训】 人不能学蚯蚓光知道钻松土

时间: 2020-06-28 17:50 来源:中国时代艺术网

散人按:今天是父亲节。想起多才多艺,永远不向命运屈服的父亲。想起有关父亲的点点滴滴,尤其是他的“蚯蚓学说”。想起和父亲一块度过当年那个年代的峥嵘岁月。想起全家下放的半界。想起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后孩子们眼中、脑海中、记忆中的我。翻出旧文一篇以嚮读者。祝天底下所有勇敢、善良、正直、严厉、倔犟、仁慈的父亲节日快乐!健康!平安!开心!愿父亲在天堂清凉安好!您时常来到儿子的午夜梦境。

人生的许多事情都是随着岁月的不断增长才慢慢认识的,尤其是童年、少年的往事,虽然时光之箭已射穿数千个日子,却常常因为某些极微观的人生体验而“显影”、而放大,于不经意间给你一份感动、感悟,和一份悠长柔曼的联想。

俟为人父,目睹小儿的颟顸无知和任性顽皮,父亲教育自己的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宛如一张张久藏箧底的胶片,重新拿出来冲晒、放大,眉目仍是那么清晰,印象仍是那么深刻,有时,甚至还给你一种意想不到的震撼。

六九年阖家下放农村,由于诸事不顺,父亲的脾气暴躁了不少,但在对待儿女的教育方面,仍然是“有板有眼”的。说来令人难以置信,不少时候父亲的教导简直近乎理性的阐述。

有一次,我嫌菜不好吃,嚷着要婆婆(其实应该叫奶奶)给我用酱油蒸一小碟豆豉。被父亲知道了,硬是不答应。婆婆也不便一意孤行,否则,就容易背上“娇惯孩子”的名声。而且,父亲向来忌讳别人(包括自己的“四娘”)在自己教育子女时出面干预,以影响“司法公正”。于是,我便双脚跺地,嚎啕大哭,并以“不吃饭”、“不上学”相要挟。而父亲在颁布了他那道神圣的禁令后便不再吭声。既未怒形于色,也无妥协迁就的迹象。

结果,我哭了个喉咙嘶哑、饥肠辘辘,末了还是忍不住灰溜溜地把剩下的半碗冷饭吃了——这便是任性的代价。过后父亲对此事进行了“讲评”,对大哥和我说:“哭、哭、哭,哭有什么用?只有弱者才会把眼泪作为武器来要挟对方,归根结底吃亏的还是自己!”

就这样,父亲一步步地让我们领教了他的“厉害”,也把他的人生经验一点一滴地传授给了我们。

有一次,父亲插完半丘晚稻秧赶着鸭子从田里回来,打开陶罐正待斟酒,发现里面的酒没了,遂吩咐我临时去代销店“打”酒。大队唯一的代销店设在河边的三队,距我家下放的四队(处在半山腰)有数里之遥,且一路上孤坟密布、阴森骇人;其时天色将暮,虫声四起,我打了个寒噤,不太愿意“领旨”。父亲卷了个喇叭筒,坐在火塘边默默地吞云吐雾,并不吱声。烟头忽明忽灭,不象要发脾气的样子。父子俩就这么僵持着。稍顷,父亲发话了:“去呀!趁天没全黑早去早回。再这么拖下去,外面一团漆黑你也得去。今天这酒我是喝定了。”威而不怒,字字千钧。我咬咬嘴唇,念及父亲的倔脾气,只好含着泪水忍气吞声地出了门。小跑于寂寞的山道上,夜鸟扑翅惊飞,恐惧之状自不待言。回到家里,已是周身透湿。

此后,每每碰到难办之事,硬着头皮我也会坚持去做,因为父训的沦肌浃髓:必须接受的事实再怎么拒绝也是没用的。

父亲最看不起随便向人张口求助的人。他个性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肯给别人添麻烦。母亲说他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缘于此,也便不时招来“清高”、“孤傲”的议论。父亲不以为意,每每一笑置之。他常对我们兄妹几个说:我不指望依靠你们,你们也不要指望依靠爷娘。说来说去,世上最可靠的还是自己——父亲强调凡事必须自己先尝试,哪怕是碰碰运气也行。求助他人必须是力不能逮、迫不得已的时候。这样做可能会走些弯路,甚至可能会摔几个筋斗,却能够锻炼自己的独立处事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保持个人人格的完整。“寡欲人常适,无求品自高”。“人不能学蚯蚓,光知道钻松土!”——这些,都是父亲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孩提时代我喜欢削木头枪,看了电影《小兵张嘎》后,便想弄一把“五·四”式玩玩。大哥于这方面是行家,经他之手制作出来的枪械,刷上油漆几可乱真。小伙伴们羡慕不已。父亲不反对我有此癖好,或许他也知道,对于我们这等苦寒人家,在当时这是唯一一条不花钱就能使孩子获得乐趣的途径。这是一种让人心酸的爱怜。

 

但父亲却不让大哥为我代劳,他主张由我自己动手。“自己种的梨吃起来最甜!”“做不来枪可以做大刀嘛,贾格里——”父亲学着日本鬼子的腔调,眉宇间流露出少见的笑容。

这样,我只好自己穷鼓捣,“土法”上马。先削不带柄的大刀,次削带柄的大刀,再削刀柄镂空的大刀;削大刀的“手艺”过关了,再回过头来削“五·四”式。尽管我几次“削”得手上鲜血淋漓,疤痕累累,但冒险自有冒险的乐趣,探索自有探索的心得。最重要的是,从此我不再轻易倚仗他人。

望着手中越来越精致的“军工产品”,我笑了。

回城后过完两个春节便到了参加高考的年龄。由于不科学地加班加点,兼之在农村不自量力地干过一些力气活,“伤了内脏”(这是某草医的说法。由于积劳成疾,回城不久,我竟患上人见人怕的支气管扩张。始而咳嗽不止,继而大量咯血。遍尝人间百草,请尽湘中名医,病情仍不见明显好转)。高考完毕,分数虽勉强上了大专线,体检时却被无情地刷了下来。胸透的结果,肺叶已出现大片阴影。某名噪山城的西医陈氏危言耸听,说须将肺叶切去三分之一,否则小命难保云云。并进而建议母亲早日让我就业,好找个单位替我负担手术所需全部医疗费用。母亲从来心善胆小,被其一说一劝,心急如焚,竟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除了烧香求神拜菩萨,似已别无他法。知道内情的同学们也以为我将“不久于人世”,更有甚者竟邀我去照相馆合影“以示留念”。恰表哥梦龙所在纸箱厂招工,母亲未征得父亲同意,便急忙忙将我的半身免冠照片连同简历送至表哥处。我其时庶已半死半活,迷迷糊糊的也只得任凭大人摆布。对母亲的做法我不敢提出异议,也没理由提出异议。无他,自己的身体已经是这样子了。但靠着儿时积蓄的一点倔劲仍一边复习一边服药一边坚持强化锻炼,意欲作最后一“搏”。父亲看在眼里,时常默不作声地对我频频颔首——我读得懂他目光里的含义。

许是天意使然,一日我忽发奇想,投书中国青年报社,尽诉自己的不幸,详陈自己的病情,以期得到他们的帮助。蒙报社收信的同志热心,遂将信转北京中医医院。该医院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慷慨地将其一九七九年度的一项重要科研成果——某治疗支气管扩张的良方寄我;嘱我日服三次,连服一百天。我“唯命是从”,罐子熬破了几个,病奇迹般地痊愈了。此后再未复发。这样,我便理所当然地再次参加了翌年七月份的高考。秋闱侥幸,竟喜获录取。语文还得了个全市第一、全地区第二。于是我倍感人生的无常:“俯仰顿成阴阳错”。如果自己当初意志薄弱,一蹶不振,听信庸医的一派胡言,一念之错放弃考试匆匆就业,屈服于命运,安有今日?不仅可能白捱一刀,沦为一个残疾人,更遑论击水中流,谋职岭南也。

这是否也得益于父亲的“蚯蚓学说”呢?

 

此文成稿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

(责任编辑:王大伟)


    都市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都市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都市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都市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都市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文章刊发后30日内进行。


    7. 联系邮箱:402198961@qq.com 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商务洽谈 | 工作人员 | 版权声明 | 删帖公示 | 服务协议 | 查询系统 |

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和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站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都市网 。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都市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网站所登新闻、资讯等内容,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未经书面授权。
请勿建立镜像,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依法必究。

世界新媒体大会-都市网
Copyright©2016 都市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号:鲁ICP备15006490号-1 公安备案号37050202370536 法律顾问:吕洪利 执业证号:13701201010222975
 技术支持:合肥迷城网络